• 會員
  • 搜尋
  • 收藏
  • 0 購物

SHARE:

  • 會員限定

長風渡【第二部】(上中下卷套書)【完結篇】影視劇照版:《長風渡》電視劇原著小說

  • 特價活動:2024/05/26-2024/05/31

NT$805

NT$1,150

  • 作者
    墨書白
  • ISBN
    9780020230960
  • 上市時間
    2023-06-28
  • 內容介紹
  • 線上試讀
  • 商品規格
  • 書籍目錄
內容介紹 ·Introduction·

【影劇盛大開播,紀念劇照版!】

隨書贈白敬亭、宋軼,山河執手唯美劇照海報 (海報尺寸:21*30CM)

★《開端》白敬亭、《慶餘年》宋軼領銜主演

──愛奇藝古裝大戲《長風渡》同名原作!

★ 完結收錄──〈顧錦〉、〈當朝右相年三十,未婚〉、〈當年揚州〉

三萬字番外

★ 殿堂級作者 墨書白 繼《長公主》、《山河枕》後,積分63億權謀代表作!

★ 溫婉閨秀 柳玉茹×桀驁公子 顧九思

──願我們走過亂世人間,歸來仍是少年

(上)

因洛子商陷害而入獄的顧九思,在眾人的奔波下終於洗脫了罪。

柳玉茹正想鬆一口氣時,皇帝下旨命她入宮一趟,

宮殿之上,霓裳公主儀態高貴,

皇帝欲替公主賜婚,下嫁顧九思──

顧九思成歷朝以來最年輕的戶部尚書,

但即將面對的,卻是朝堂上的暗潮洶湧,與不知目的為何的洛子商。

雖丟了太子太傅之位,洛子商用修築黃河計畫換得朝中位子。

皇帝將派顧九思與洛子商共赴黃河修建。

若成,將成就大夏百年基業。

若敗,將拖累大夏,成為千古罪人。

到達黃河畔的他們,發現將面臨的不僅是滾滾黃河之水,

還有人心的暗流──

(中)

河堤修成,阻擋了預期而至的水患,卻阻擋不了人心的波瀾。

永州被地方家族把持多年,

官與商利益相連,關係盤根錯節。

黃河之水,早已被前人的鮮血染紅,

地方貴族們的刀,將指向顧九思──

永州家族為了一己之私,最終叛亂,

顧九思逃離了刺殺,柳玉茹卻被困於城中,

面對王氏的威脅,柳玉茹為保全身旁之人,

走出府門自願為質,被懸於城樓之上,箭矢直指,危在旦夕。

風如刀刃,吹拂在臉上,遠方有天燈飄蕩,

柳玉茹仍相信顧九思,堅信他會如過往一般,

踏歌而來,接她回家。

(下)

皇帝駕崩,太子繼位,內閣輔政。

然而太子無能,洛子商從中挑撥,

讓太子對內閣大臣們動了殺機!

大夏局勢再次動盪,

顧九思攜天子劍與先帝遺召直奔幽州,另立新帝。

柳玉茹奔赴黃河,尋找洛子商修築黃河時暗藏的炸藥。

節度使劉知行出兵豫州,趁亂直取大夏。

然而當周高朗、周燁與葉世安面臨創深痛劇之下,

劍走偏鋒,捨棄了過往的良善與君子之道,

顧九思該當如何?

同時,身在黃河的柳玉茹也發現洛子商在黃河埋下的,是更大的危機──

線上試讀 ·Trial reading·

第一章 霓裳

第二日正午,宮裡突然來了個太監。

太監人又瘦又小,頗為焦急道:「顧少夫人,勞您隨我到宮裡走一趟吧!」

太監來的時候,顧家一家正在用飯。聽到這話,江柔猛地站起來,急聲道:「可是我兒出事了?」

太監擺著手:「您放心,顧大人無礙。只是有一些事,需要顧少夫人進宮來處理。」

這話讓江柔放下心來,柳玉茹也鎮定下來,她擦了嘴角,站起身子,同太監道:「公公稍等,妾身去換套衣服。」

說完柳玉茹便吩咐人去照顧太監,而後轉進了房內。

她在房中換了一套正裝,便跟著這位太監入了宮,太監看上去很急,似乎是宮裡的人都在等著他們一般,柳玉茹不由得道:「公公,若不是我家郎君出了事,宮裡到底是因何事如此著急召見妾身?」

「這您也別多問了,」太監面上露出幾分悲憫,「您到了,便知道了。」

聽到這話,柳玉茹心裡沉下去。

可以確定顧九思是沒事的,但顧九思沒事,又不是好事,還要她進宮,又是為著什麼?

她揣測不出來,只能是穩住心神,一路進了宮裡。

太監領著她進了後宮,柳玉茹越走心裡越是有幾分茫然。她不太明白,為什麼接見她的地方變成了後宮。她緊皺眉頭,不由得道:「公公,可是走錯了?」

「沒錯,」太監立刻道,「太后和陛下一同召見您,所以是在夜央宮會見。」

太后和皇帝一同召見。

柳玉茹心裡隱隱有了一個人的名字。她緊皺眉頭,不言語。

走了許久,她終於到了夜央宮門口,她按著禮儀進屋去,尚在外間,就隔著簾子跪下去,展袖而後將雙掌貼在地面畫了個半圓交疊在前,恭敬道:「民女見過陛下,見過太后娘娘,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太后千歲千歲千千歲。」

簾子內沒有聲音,許久後,裡面傳來蒼老的聲音道:「這位想必就是顧少夫人了?」

「正是。」范軒的聲音也響起來,他聲音裡帶著笑意:「顧少夫人是個見得大義的女子,與公主相處,想必不會有什麼芥蒂。」

聽到這話,柳玉茹愣了愣,心中驟然升起不好的預感。

這時候,范軒接著道:「雲裳公主,妳同顧少夫人說吧。」

說完,柳玉茹便聽見面前珠簾被人掀起來,而後便有一個女子移步到柳玉茹身前,柳玉茹跪在地上,沒有抬頭,接著就聽李雲裳道:「玉茹姐姐,日後我可能要進顧家大門,與姐姐一同侍奉顧大人,還望姐姐多多擔待。」

柳玉茹腦子「嗡」的一下,她跪在地上,沒有出聲,沒有抬頭。彷彿是僵了似的,整個人都是懵的。

太后的聲音響起來:「陛下說要給我兒賜門婚事,我兒當年與顧大人便有婚約,她心裡有顧大人,本宮便想著,不如成人之美,讓他們成天作之合。公主金枝玉葉,自然是做不得妾,本宮本想著讓妳做妾,但陛下說妳與顧九思乃結髮夫妻,還有功於朝廷,我兒又為妳求情,本宮才答應讓妳與我兒共為平妻。我兒年紀比妳小上幾個月,名義上雖然都是妻子,但尊卑之分,妳心裡要明瞭。」

柳玉茹不說話,太后等了片刻,接著道:「怎麼,還不謝恩,是有什麼不滿?」

柳玉茹聽到這聲詢問,內心才慢慢緩了過來。她說不出是什麼情緒,不敢深想,只是把所有感覺封閉了,像年少時那樣,她告訴自己,她不能難過,不能悲傷,不能絕望。她要冷靜,要詢問清楚一切。

她深吸了一口,抬起頭來,卻是看向范軒,詢問道:「陛下,敢問我家郎君如今何在?」

這話出來,所有人都有些尷尬,范軒輕咳了一聲,隨後道:「顧愛卿如今還在偏殿歇息。這是他內院的事,妳答應了,去告訴他和顧老爺夫婦便可以了。」

柳玉茹沒說話,她靜靜看著范軒,認真道:「陛下,婚姻大事,當由當事人做主。娶公主殿下的是我家郎君,我怎能替他做決定?請陛下讓妾身詢問夫君意思,再做定奪。」

「大膽!」太后猛地拍在桌上,怒道,「天子賜婚,公主下嫁,還容得他挑挑揀揀?柳玉茹,妳別給臉不要臉,也別問他允不允,本宮這就讓他休了妳再娶便是了!」

「太后,」范軒皺起眉頭,不滿道,「玉茹一個婦道人家,想著詢問自己夫君,也是常理,您也別太過激動,當體諒才是。」

「本宮體諒她,她便蹬鼻子上臉,從揚州來的粗鄙婦人,配得上顧家這樣的人家?也不知道是顧朗華那腦子進了什麼水,竟是娶了這麼不知規矩的婢子!」

「娘娘!」聽到這話,柳玉茹猛地提了聲音,她慢慢起身,清亮的眼定定盯著珠簾後的女人,「妾身出身清白人家,有名碟在身,雖不是大富大貴,卻也絕非太后口中的『婢子』。妾身嫁給郎君,於危難之時不曾離棄,相扶至今。妾身未曾犯七出之條,更在顧家落難時一路扶持相隨,我不曾因貧賤嫌棄顧家,顧家如今若因富貴驅逐我,是對夫妻之情的不忠,對恩義之理的不義。太后是要將公主,下嫁給如此不忠不義之郎君嗎?」

這話問的所有人愣了愣,柳玉茹大聲道:「太后若將女兒嫁給如此不忠不義之人,是向天下人說,哪怕不忠不仁不義,也並非不可,是嗎?」

「這自然不是,」無論是前朝還是大夏,品性都是一個官員最終要的考核。哪怕是太后,也不敢在此刻反駁柳玉茹的話,她僵著臉,尷尬道,「所以本宮讓妳當著平妻,男人三妻四妾本屬常事,妳莫因善妒阻攔。」

「妾身不攔,」柳玉茹神色平靜,「只是此事當由我夫君本人做主,妾身不敢裁定。」

「少夫人說得也是,」這時候,李雲裳出聲,轉頭同太后道,「便讓少夫人去問問顧大人吧,顧大人若是不願,也莫要強人所難。」

「他敢?」太后冷笑,轉頭看向范軒,「這可是陛下賜旨,他總不能抗旨不尊吧?」

范軒僵了僵,輕咳了一聲,同柳玉茹道:「妳去勸勸他,要當戶部尚書的人了,該懂點事。」

柳玉茹聽到「戶部尚書」四個字,神色動了動,她什麼都沒說,起身由太監領著到了偏殿。

顧九思正在偏殿看書,他盤腿坐在榻上,懶洋洋靠著窗戶,面前放了一盤花生,他嗑著花生,看上去十分悠閒。

柳玉茹走進去,他轉頭看過來,不由得愣了愣。片刻後,急忙從床上跳下來,驚訝道:「妳怎麼來了?」

柳玉茹沒說話,靜靜看著他,顧九思直覺不好,趕緊走到她面前,拉住她的手道:「怎麼了?可是出了什麼事?受了什麼委屈?」

柳玉茹靜靜注視著他。

他是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甚至還在問著,她是不是進宮來接他的。

她看著他這樣意氣風發的樣子,突然有些明白李雲裳的意思。

范軒要嫁李雲裳,以李雲裳和親做為要脅,逼著太后同意把顧九思的案子移交。而太后必然是同意了,所以他們達成協議,讓顧九思當戶部尚書,而李雲裳則提出在這時候嫁給顧九思,以此作為案子移交的附加條件。這不算什麼大事,范軒便答應了。可李雲裳應當是料定顧九思不會答應的,顧九思如今一旦拒絕,那就是拒婚,他剛剛得到范軒信任,就這樣打范軒的臉,范軒便會認為顧九思不好掌控,顧九思在君王心中的仕途,或許也就止步於此了。

柳玉茹想明白李雲裳的話,看著面前的顧九思,她覺得有什麼哽在心口,張了張口,什麼都說不出來。

顧九思知道她是有話說不出口,沉默片刻後,抬起手,將柳玉茹攬進懷中。

「我知道妳必然是受了委屈,」顧九思低聲道,「可是不管受了什麼委屈,都別多想,都要信我,我能解決所有事,妳別擔心,也別害怕,嗯?」

這樣溫柔的聲音,讓柳玉茹忍不住抓緊顧九思的袖子。

「你別這樣好……」柳玉茹聲音裡帶了沙啞。

我會戒不掉。

她暗暗想。

這樣好的男人,這樣好的夫君,若是未曾遇見也就罷了,遇見了,心澈澈底底給了,再要捨棄,是剜心之痛苦不堪言。

顧九思聽著她的話,更是抱緊了幾分:「我偏要對妳這樣好。對妳這樣好,妳便捨不得我,不會丟下我了。」

這話出來,柳玉茹眼淚奔湧而出,顧九思慌了神,忙道:「這是怎麼了?妳別哭啊。」

柳玉茹低下頭,抬手擦了袖子,她抽噎著,小聲道:「顧九思,你怎的這樣壞?」

顧九思也不知柳玉茹為何這樣說,只能是一面替她擦著眼淚,一面哄著她道:「怎的了,可是誰有氣讓妳受了?」

柳玉茹低著頭落著淚,低啞著聲,小聲道:「陛下打算讓你當戶部尚書,讓我來同你說一聲。」

顧九思聽著這話,愣了片刻。直接讓他當戶部尚書,他是全然沒想到的,但他也很快接受過來,忙道:「這是喜事,妳怎麼哭了?」

「顧九思,」柳玉茹低啞著聲音,小聲道,「要是、要是有人喜歡我,想同我成親,要你同我和離,你會怎麼辦?」

「我砍了他!」顧九思一聽這話就急了,著急道:「可是誰欺負妳了?」

「要是你砍不掉呢?」

顧九思聽到這話就愣了,他感知到了什麼,握著柳玉茹的手,想了很久,慢慢道:「我不知妳問這個是什麼意思。可是玉茹,若妳喜歡那人,那也就罷了。可若妳不喜歡那人,除非我死了,」他抬眼,靜靜看著柳玉茹,認真道,「不然我不會讓任何人這樣逼妳。」

柳玉茹看著他,她聽著他的話,含著淚的眼忍不住彎了,她注視著他,他的表情那麼認真,沒帶半分虛假。

「那麼,」她聲音裡帶著幾分鄭重,「你喜歡我嗎?」

「喜歡。」他答得毫不猶豫。

「只喜歡我嗎?」

「只喜歡妳。」

「今生今世,」她拉著他的手,低聲道,「若只和我一個人在一起,遺憾嗎?」

「不遺憾,」顧九思笑起來,「我高興得很,幸福得很。」

柳玉茹的眼淚落在他的手掌心,灼得他愣了愣。柳玉茹抬起頭來,朝他笑了笑,擦著眼淚道:「我知曉了,我回去了,一會兒來接你。」

說著,柳玉茹放開他的手,轉身走了出去。顧九思站在屋裡,他皺起眉頭,認真想著柳玉茹的話。

──「陛下打算讓你當戶部尚書……」

──「要是有人喜歡我,想同我成親,要你同我和離,你會怎麼辦?」

顧九思想了片刻,猛地反應過來什麼,詢問旁邊的太監道:「太后和陛下談事,雲裳公主刻在?」

「在的。」太監恭敬道,「公主已經來了兩個時辰了。」

「糟!」聽到這話,顧九思猛地拍了自己的頭一下,隨後同太監道:「你快幫我通稟陛下,我要見他!」

「陛下說了,」太監認認真真道,「未經召見,顧大人還是好好休息。」

「休息什麼休息!」顧九思頓時火了,「他們把我娘子關在旁邊欺負,還讓我休息什麼!你去通稟陛下。」

「陛下說了,只等召見,不必通稟。」

「你是不是確定不去?」

顧九思捏了拳頭,太監板著臉:「陛下說……」

「我去你娘的!」顧九思一拳砸翻了太監,怒道:「給老子讓開!」

說著,顧九思就往未央宮的正殿衝去,太監捂著臉,大吼道:「來人,攔住他!」

顧九思在院子裡打成一團,柳玉茹擦了眼淚,深吸一口氣,回到了正殿。

太后和范軒還在聊天,見柳玉茹進來,范軒喝了口茶道:「他怎麼說?」

「能怎麼說?」太后笑著道,「顧大人是懂事的人,自然是答應了。」

柳玉茹沒說話,她恭敬叩首,隨後道:「陛下恕罪。」

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沉默下來,范軒轉頭看向柳玉茹,神色平靜:「他不願意?」

「郎君願意。」

范軒舒了一口氣,笑起來道:「那……」

「但妾身不願意!」柳玉茹提了聲音。

這話讓所有人都懵了,范軒過了好久才反應過來,不可思議道:「顧柳氏,妳說什麼?」

「妾身說,」柳玉茹答得鏗鏘有力,「讓顧九思娶公主、或者娶任何女人,無論是娶妻還是納妾,妾身都不願意!」

「荒唐!」范軒澈底火了,站起來,怒道,「怎麼會有妳這麼善妒的女子!娶了公主,那是對他好,妳怎麼會愚昧至此!」

「妾身知道是對他好。」柳玉茹神色平靜:「公主乃金枝玉葉,有太后照拂,能成為駙馬,是九思的福氣,日後九思在官場之上,也會一路順遂。可妾身就是不願意。這是妾身的丈夫,妾身愛的人,妾身對心中有他,便希望他的心裡,他的身邊,永永遠遠,只有妾身一個人。」

「妳放肆!」范軒澈底怒了。

他可以容忍顧九思犯傻,那是顧九思有情有義,可他不能容忍柳玉茹犯傻。那是無知婦人。

「柳玉茹啊柳玉茹,」范軒站起來,在房間裡來來往往的走,氣著道,「我原來還想著妳是個聰明人,想著妳日後該是顧九思的一大助力,沒想到妳怎麼愚蠢到這樣的程度?簡直愚蠢至極!妳身為顧九思正室,本就要為他著想,替他開枝散葉,妳善妒至此,對得起顧家嗎?」

「陛下,我心中有他,若他身邊還有他人,妾身怕是日夜不寧。」

「那也將就著過!」范軒大吼出聲,「哪個女人不是這麼過來的?」

柳玉茹苦笑,這些話像極了以前她母親說過的。

「陛下,」柳玉茹叩首彎腰,「玉茹的感情,容不得將就。陛下若執意要讓公主下嫁,便請賜玉茹一死。」

這話讓所有人都驚了,范軒說話結巴了:「妳……妳要朕賜死做什麼?」

「陛下,」柳玉茹聲音冷靜,「玉茹自問不是一個好妻子,容不得九思身邊有第二人,但也不願陛下和九思為難。若陛下一定要賜婚,那就先賜妾身一死,妾身只能以牌位迎接他人入門。」

商品規格 ·Specification·

尺寸(公分)14.8*21*6.85

開本 25

頁數 1080

書籍目錄 ·Book Catalogue·

(上)

第一章 霓裳

第二章 戶部尚書

第三章 江河

第四章 黃河

第五章 成玨

第六章 搓衣板

第七章 暗湧

第八章 滎陽

第九章 河堤

第十章 刺史

(中)

第十一章 柳通商行

第十二章 永州官

第十三章 少年赤膽

第十四章 永州變

第十五章 莫怕

第十六章 有孕

第十七章 初心不負

第十八章 思歸

第十九章 新帝

(下)

第二十章 宮變

第二十一章 揚州計

第二十二章 江水滔滔

第二十三章 天下棋局

第二十四章 秦城破

第二十五章 魂護蒼生

第二十六章 盛世長歌

番外一 顧錦

番外二 當朝右相年三十,未婚

番外三 當年揚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