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
  • 搜尋
  • 收藏
  • 0 購物

SHARE:

  • 會員限定

你也有今天【第二部】老闆待我如初戀(完結篇/上)同名電視劇原作小說

  • 特價活動:2024/02/01-2024/04/14

NT$293

NT$380

  • 作者
    葉斐然
  • ISBN
    9789865069124
  • 上市時間
    2024-02-07
  • 內容介紹
  • 線上試讀
  • 商品規格
  • 書籍目錄
內容介紹 ·Introduction·

「我以妳的年終獎金命令妳,追我!」

#有毒老闆的劇毒命令,菜鳥律師會向「錢」勢力低頭嗎?

★《星落凝成糖》陳星旭、《治癒系戀人》章若楠 領銜主演電視劇同名原作小說!

★ 人氣作家 葉斐然 經典律師文,網路積分51億,眾多讀者入坑之作!

★ 菁英職場x歡喜冤家x同居日常,菜鳥律師成瑤遇上「業界毒瘤」律師錢恆,本年度最歡樂甜寵的職場喜劇!

身為家事律師,成瑤沒想到自己有一天必須代理朋友的案子。

交往多年,已經登記結婚並懷了孕,

而丈夫居然出軌女同事,還帶著第三者住進他們的婚房!

成瑤替李夢婷爭取離婚財產的過程中,

卻發現他們的婚姻關係並不單純……

錢恆的生日會過後,成瑤覺得有毒老闆對自己越來越好。

難道是被自己精心準備的禮物感動,打算幫自己加薪?

成瑤滿懷期待,可迎接她的卻是有毒老闆的劇毒命令──

「我以妳的年終獎金命令妳,追我!」

救命啊!是我嗑毒嗑瘋了,還是劇毒老闆被自己的毒反噬了?

成瑤該向年終獎金低頭嗎?

成瑤當上律師的目標之一,是打敗律師鄧明,撕下他道貌岸然的面具,

沒想到這麼快,成瑤第一個獨立接手的訴訟案,對方的代理律師就是他──

線上試讀 ·Trial reading·

第七章 假戲真做瞭解一下

弄好錢恆禮物的事,成瑤在去茶水間的路上,接到李夢婷的電話。

『瑤瑤,我想了一個晚上。』電話裡李夢婷的聲音沒了之前的慌亂和痛苦,變得沉靜起來,『我不想再將就被困在這種婚姻裡了,我決定好了,我要離婚。馬上離。』

成瑤鬆了一口氣,李夢婷終於想通了。在錯的人身上不值得浪費時間,及時止損才是最正確也最勇敢的決定。

李夢婷頓了頓,堅定道:『我要維護我自己的權益,我要盡可能多的爭取到共同財產。瑤瑤,我想聘請妳當我的律師。』

「可我的經驗其實還不太夠,我怕我沒法……」

李夢婷十分堅持:『我不相信別人,我只相信妳。除了妳,我不要請別的律師。』

掛了李夢婷的電話,成瑤內心激動的同時又有些遲疑。她真心替李夢婷的勇敢果決高興,也感激她的信任,可同時,她對自己到底能不能處理好這個案子也十分遲疑。

雖然一路在錢恆的指導下吸取知識積累了經驗,但說到底,自己全程跟進的案子,不過白星萌和董山這麼兩個。成瑤知道自己的斤兩,她無論如何都不到能獨立一個人辦案的程度。

李夢婷信任她,她更不能辜負她的信任。

只是,包銳最近在忙三個涉外婚姻案,因為不少財產取證需要在國外進行,他忙得恨不得有三頭六臂,絕對不可能自加壓力再多接一個案子了;而譚穎和自己一樣,工作經驗比較少,也尚在需要別的律師指導的階段;其餘同事……其餘同事多有自己的案子安排,更何況不是同個團隊,讓別人教自己做李夢婷的案子,也名不正言不順。

想來想去,成瑤心一橫,還是只能求助錢恆了。

成瑤幫自己打了打氣,敲門進了錢恆的辦公室。

「老闆,我想接一個案子。」

錢恆本來正在辦公桌前看案卷,聽了成瑤的聲音,抬頭看了她一眼,也不在意是什麼案情,直接道:「多少標的額?」

「暫時不清楚,財產清單我還沒和當事人整理出來。」

「有五千萬嗎?」

「肯定沒有。」

「那不能接。」

大概是成瑤臉上的「我真的很想做這個案子」的表情太過明顯,錢恆咳了咳,一下對半砍降低了標準:「兩千五百萬。」

他看了成瑤一眼,抿著唇補充道:「真的不能再低了。」

李夢婷和張浩雖然家境尚可,但都不是大富大貴的家庭出來的,恐怕涉及糾紛的標的額,撐死也只有幾百萬。

「就是李夢婷的案子!我那個朋友!老闆,我真的很想代理她,你……你能不能稍微指點把控一下?怎麼操作這個案子我來就行了。」成瑤保證道:「我絕對不會讓這個案子占到你多少時間的!」

錢恆沒說什麼,他放下手中的案卷,輕輕移了下老闆椅。

他頂著一張英俊的臉,面無表情道:「成瑤,妳覺得一個成功的律師,應該做到什麼?」

成瑤試圖引導道:「為愛發電?為了人間的大愛,為了公益,為了社會正義的建立,為了國家法制的健全……」

「成瑤,我姓什麼?」

這是什麼跟什麼話題的跳躍啊,成瑤摸不著頭腦,下意識道:「姓錢啊!」

錢恆微微一笑:「所以我只為錢發電,不為愛發電。」

「……」

「我接案子的標的額下限,是五千萬,低於這個標的額的,對不起,我不做慈善,也不愛公益。」錢恆用手指輕輕敲擊桌面,「成瑤,妳知道為什麼越是為錢發電的律師,越是能成功嗎?」

「為什麼?」

錢恆笑笑,理所當然道:「因為為愛發電的律師,都已經餓死了啊。」

「……」

「當然,五千萬是我的標準,如果妳自己執意要接,我也不會阻攔。」錢恆看了成瑤一眼,「從職業角度來說,妳是擁有律師執照的律師,可以單獨處理案件,不需要經過我的同意,只是所有後果,也由妳自己負責。」

在進錢恆辦公室之前,成瑤並沒有預想過這種結果,她好像理所當然的覺得錢恆會幫這個忙。

如今面對錢恆的拒絕,她才冷靜下來。

錢恆做的沒錯,他是君恆的合夥人,要撐起整個事務所的收益,律師的分紅、基本薪水,還有行政財務開銷等等等等,他接案子有所考量也是正常的。

只是成瑤對自己潛意識裡的想法覺得有些需要好好清醒下了。自己竟然覺得憑藉自己和錢恆那點接觸,可以影響錢恆的決斷?真是太膨脹了。

錢恆是老闆,自己只是員工。

雖然這個認知有點殘酷,也讓成瑤有些酸澀和失落,但或許這就是現實。

「好,我會自己接這個案子。謝謝老闆。」

成瑤說完,準備轉身退出房間,不料錢恆又叫住她。

「上述的角度是我站在老闆立場的態度。」錢恆轉開頭,望向窗外,「站在我私人的角度,我不建議妳接李夢婷的案子。」

成瑤愣了愣:「為什麼?」

錢恆轉過頭,抿了抿唇,看向成瑤。

雖然錢恆什麼都沒說,但成瑤望著他的表情,心中有了大致的猜測,她試探道:「你是不是覺得我處理李夢婷的事,不夠專業?會因為是自己的朋友,情緒被左右?」

「成瑤,如果不能保持感情完全中立,極有可能會陷在一個案件裡,無法冷靜地去理清所有細節。妳有沒有想過,一旦因為妳的原因,輸掉了這個官司,或者結果不理想,妳和她的友情還能不能繼續下去?」錢恆的聲音平靜而鎮定,但也十分溫和。

不知道為什麼,站在私人角度建議自己的錢恆,好像比站在老闆角度建議的自己更帥一點。明明只是幾十秒鐘的差距,成瑤總覺得,眼前的錢恆好像比剛才更有吸引力了。

她深吸一口氣:「我知道,作為法律人,面對遭遇如此婚姻糾紛的情形,第一時間應該是讓對方冷靜下來,如果選擇繼續這段婚姻,那要警醒起來,開始有計劃地保護自己的財產,警惕另一方的財產動向;如果選擇離婚,那更要好好理清財產情況,避免財產被對方轉移,為自己爭取最大限度的權益。我會做到的。」

「成瑤,我已經帶著妳做了兩個案子了。」錢恆的聲音冷冽但乾淨,「我很早就和妳說過,離當事人遠一些,做案子不要帶入自己的情緒。妳心裡明明也知道,為什麼現在全部忘記了?妳昨晚安慰她的時候……」

「不是這樣的,你說的每一句話,我都記得。」

錢恆愣了愣。

成瑤抬起頭,目光灼灼:「我記得的。」

錢恆不知道怎麼的,突然有些不敢直視成瑤這樣的目光,他避開自己的視線:「那妳昨晚第一時間就應該讓她冷靜下來,而不是順著她來。」

「老闆,我是個女律師,作為女性,更容易感性,有時候這是一種缺點,但我也一直在思考,是不是能把這種缺點,反過來變成一種優勢。」成瑤不卑不亢道:「每個人有不同的接案風格,我無法完全複製你的,我也在尋求我自己的路。」

「很多時候,家事糾紛的當事人,尤其是女當事人,情緒很激動,過分冷靜地勸說反而不能讓他們放下戒備,而帶著同理心的循循善誘,能讓他們更快的認清現狀,並且給予信任。」成瑤笑笑,眼睛明亮而自信,「我在勸說李夢婷的時候,腦子裡非常冷靜,也知道該怎麼處理。只是我的處理方式和你不太一樣。」

「我能贏這個案子。」

成瑤說這句話的時候,臉微微仰著,黑而漂亮的眼珠睜得大大的,心無旁騖地盯著錢恆,臉因為內心的情緒而紅著,讓她雪白的臉襯得更加豔麗,而她臉上那種對自己未來強烈的把握感和銳不可當的自信,一時之間讓錢恆覺得有點耀眼。

錢恆比任何一次都更清楚的意識到,成瑤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在他面前畏畏縮縮怕出錯的菜鳥了,她不會再哭哭啼啼睜著小狗一樣濕漉漉的眼睛等著自己幫她擦屁股了,也不會每次犯錯時六神無主地尋求自己的身影了。

在不知不覺間,她努力著、學習著、成長著,她正在緩慢但堅定地變得獨立而強大。

假以時日,她會從束縛著自己的蛹中澈底破繭而出。會振翅高飛,會不再需要自己。

這個認知讓錢恆有些微妙。成瑤是他親手帶出來的,她的成功無疑是對自己的肯定,但一時之間,錢恆又有些道不明說不清的情緒。

什麼都要求助自己用小狗眼睛盯著自己的成瑤固然讓人無法拒絕,可現在自信地直視著自己的成瑤,卻讓人更難以移開眼睛。

錢恆突然有點不想讓別人看到這樣的成瑤。

有點太耀眼了。

「這個案子好好把握。」最終成瑤離開前,錢恆鬼使神差地又一次開了口,「有什麼不知道的,可以問我。」

成瑤愣了愣,咧嘴笑了,露出雪白而漂亮整齊的牙齒,她的眼睛像是有光,晃得錢恆覺得頭暈。

「我怕妳搞砸了,砸我招牌。」

成瑤用力點了點頭:「謝謝老闆!」

錢恆繃著臉:「別亂謝我,我才不是為了幫妳,我是怕妳拖累我的名聲。妳不要想太多。」

然而成瑤還是笑,她用一種「我早已看穿一切」的表情盯著錢恆看了幾秒鐘,看得錢恆臉上表情都快繃不住了,她才又道了一聲謝,像個兔子似的跳走了。

得到錢恆的首肯,成瑤效率很高的立刻和李夢婷簽下了代理協定。

李夢婷不想再見到張浩,因此一切便都交給成瑤去交涉。

離婚如果走訴訟途徑,不僅耗時還耗費精力和金錢,既然張浩想要離婚再娶,李夢婷也不願將就,如果兩人能達成協議,再好不過。

可惜對於成瑤幾次想要溝通的表態,張浩始終不鹹不淡,明明他都有了新歡,急的應該是他,可他卻很反常地拖拖拉拉,像是並不急於和那女同事結婚似的,也不知道有什麼考量。

成瑤打了好幾次電話,一開始張浩還接起來敷衍兩句,時間久了,他大概直接把成瑤的號碼拉黑了,每次撥號,等待成瑤的都是無盡的忙音。

「這怎麼辦?」李夢婷被張浩的反應氣紅了眼睛,「這人渣,他自己出軌我現在成全他們狗男女要離婚,他竟然還囂張上了?應該急的人明明是他,因為要是按照法律,妻子懷孕和哺乳期男方不可以提起離婚,我要是故意不離婚拖著他們這對狗男女,他們最起碼一年半裡無法名正言順在一起!」

成瑤幫李夢婷順了順她的背:「別急,那我們走訴訟。」

李夢婷咬著嘴唇點了點頭:「對了,我昨天把我們共同財產的部分整理出來了。另外,還有這個東西妳看一下。」

李夢婷說完,就把一紙協議拿給成瑤:「登記結婚後,我想我以後就是個全職太太了,心裡其實也有點忐忑,所以半開玩笑性質地哄著張浩簽了這個『婚內忠誠協議』。他一開始還遲疑,我提了以後過了兩天才肯簽。」

成瑤快速掃了一眼,簡直是雀躍:「果然是法律系畢業的,妳的法律沒白學啊。知識改變命運,這話還是有道理的!」

李夢婷垂下眼睛:「當時雖然心裡也是有些小心思,但主要是玩鬧性質亂寫的,根本沒想過這一紙『忠誠協議』,真的有用的一天,還是這麼快就派上用場。」

在成瑤和李夢婷面前,是一份簡單的「婚姻忠誠協定」,這份協定裡,李夢婷和張浩約定,一旦婚姻中有任何一方出軌,那出軌方在離婚共同財產分割時,將房產中自己的比例全部分配給另一方,放棄自己那部分財產。

這份協議下面,是李夢婷和張浩兩人的簽名以及落款時間。

雖然簡單,但可別小看這份忠誠協議。

李夢婷畢竟也是法學院畢業的,忠誠協定所有需要的要件都齊全了,寫的協定內容也完全合法。雖然婚內忠誠協議在司法實踐中存在爭議,部分會被判定無效,但通常約定了離婚時財產分割的婚內忠誠協議,在法律上效力是完全被認可的!會被作為離婚時財產分割判決的參照!

「也就是說,我們只需要鎖定張浩出軌搞婚外情的證據,在離婚財產分割時,法院會基於婚內忠誠協議條款的考慮,將那間婚房分給妳!這樣幾乎等同於讓張浩淨身出戶!」李夢婷點了點頭:「只可惜我之前氣過頭了,找人跟蹤偷拍這對狗男女的證據屬於違法取證,不能採用,現在反而打草驚蛇了,恐怕再取證會有難度。尤其上次我傳給他們全公司那照片以後,張浩大概怕在公司裡口碑受到影響不利於未來發展,聽說各種澄清是誤會然後他們最近也收斂了很多。」

成瑤笑笑:「妳別急,交給我吧。」她看了李夢婷一眼,「妳有更重要的事要考慮。」

李夢婷下意識看了自己的肚子一眼,臉上也有些遲疑糾結,和張浩這婚是離定了,那這一對雙胞胎,還要不要?

如今懷孕的月份,尚能考慮流產,時間再拖下去,別說引產比流產對女性傷害更大,到時候月份大了,如非胎兒重大畸形,恐怕正常醫院不願意做引產。

從孩子的角度來考量,這對孩子,假如降生,註定不可能得到健全的父愛,只能和李夢婷相依為命;而從李夢婷的角度考量,她還年輕,如果沒有孩子,以後想要再開始一段感情和新的婚姻,選擇會更廣;而一旦有了孩子,再婚市場上不受歡迎倒是小事,更真實的問題是怎麼養活這一對雙胞胎和自己?李夢婷幾乎沒什麼拿得出手的工作經驗,生完孩子稍稍休養,又要和社會斷層一年,這之後必須馬上去找工作,收入不能低,還必須能兼顧到孩子……

直到這一刻,李夢婷才真正深切地後悔起來。

她從一開始就做錯了,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她貪戀當時的安逸,卻沒想到人生不是一條毫無波折的坦途,如今在荊棘面前,她手無寸鐵,被動而艱難。

如果當時她能像成瑤一樣,就算律師這條路很艱難,熬一熬,是不是如今根本不會陷入這樣的境地?

成瑤已經走了,李夢婷摸著自己的肚子,皺著眉,陷入天人交戰的深思。

成瑤見完了李夢婷,剛回所裡,就接到快遞的電話。

她之前從秦沁那裡托人訂購的禮物已經到了。

成瑤興高采烈地從快遞員手裡取了包裹,找了個會議室躲起來,迅速拆了快遞盒。

秦沁給自己的工廠倉庫聯絡人果然很可靠,知道是用來送人的,禮盒外已經做好了禮物包裝,漂亮的包裝紙上印著「Happy Birthday」的花體字,配上綢緞的絲帶,綁著一個漂亮的蝴蝶結,處處透露著低調的高雅。

成瑤滿意的不得了。

她原本是想拆開盒子看看裡面有什麼,但看著這如此精緻的禮物包裝,成瑤覺得自己完全沒有必要拆開了,否則自己怎麼弄回這麼完美的包裝啊。

結果她剛偷偷摸摸把禮物帶到自己辦公桌下面,就接到錢恆的內線電話。

『來我辦公室一趟。』

成瑤帶上筆記本和筆敲開了門,結果她還沒開口問錢恆什麼事,錢恆就先開了口。

他的視線輕輕垂著,看向辦公室角落裡的綠植:「晚上有空嗎?」

「是要加班?」

錢恆瞥了成瑤一眼:「難道妳有沒有空還要視是不是加班而定?」

成瑤「嘿嘿」笑了兩聲:「有空,加班就更有空了。誰不是為了讓社會更美好而奮鬥呢。」

錢恆輕輕掃了成瑤一眼:「晚上收拾一下。」

「嗯?收拾案卷嗎?」

「收拾妳自己。」錢恆抿著嘴唇,「餐廳有dress code,回家換件小禮服。」

「啊?」

「一起吃個飯。」

成瑤愣了愣,然後掏出筆記本,做好了洗耳恭聽的準備:「陪客戶嗎?是哪個客戶?需要我準備什麼資料嗎?」

從剛才開始,錢恆就有些煩躁,而成瑤這個問題,不知怎麼的觸到這位的逆鱗。

錢恆炸了。

他惡狠狠地瞪了成瑤一眼:「成瑤,妳不要得寸進尺。」

成瑤:我做了什麼違法亂紀的事嗎?難道有什麼新法律在剛才一刹那生效了嗎?

錢恆轉過臉,不再分給成瑤一點目光,他冷冷道:「就我和妳。」

「哦哦哦。」

「散夥飯。」

成瑤驚了,她的腦袋一下子沒轉過來,腦海裡全是譚穎和包銳這對戲精的表演,脫口而出道:「老闆,你真的要C位出道?」

商品規格 ·Specification·

尺寸(公分)14.8*21*2.09

開本 25

頁數 328

書籍目錄 ·Book Catalogue·

第七章 假戲真做瞭解一下

第八章 請求妳做我女朋友

第九章 戀愛嗎?辦公室的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