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
  • 搜尋
  • 收藏
  • 0 購物

SHARE:

  • 會員限定

檸檬汽水糖(中)

  • 特價活動:2024/02/01-2024/04/14

NT$300

NT$390

  • 作者
    蘇拾五
  • ISBN
    9789865068790
  • 上市時間
    2024-02-07
  • 內容介紹
  • 線上試讀
  • 商品規格
  • 書籍目錄
內容介紹 ·Introduction·

❝ 以為這段暗戀永無天日,你卻說我們來日方長。 ❞

★ 晉江潛力作家 蘇拾五 治癒愛情力作,收穫無數網友好評!
★ 天資聰穎‧全能學霸 陳洛白 ╳悄悄追愛‧自卑女孩 周安然
★ 陳洛白小心捧起名為「周安然」的幸運,重拾兩人差點錯過的未來。

因為情書一事而轉學的周安然,從此與陳洛白斷了聯繫。
她決定將這段感情塵封,把少年的身影從記憶中抹去,
可當陳洛白再次出現在她眼前,她還是止不住心跳,
正當她以為陳洛白早已忘記她,卻聽見他說——

「難得在大學重逢,加個聯絡方式吧?」

周安然此刻才知道,自己果然還是很喜歡他。
她不敢奢求太多,只能卑微地捧著這段得來不易的關係,
所以,陳洛白決定實現周安然的願望——

「周安然,我喜歡妳,妳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嗎?」

年少時的他太過令人驚豔,讓周安然覺得自己這輩子,
再也無法遇見比他更完美的人。

線上試讀 ·Trial reading·

一瓶汽水 今天的小幸運

眼前的男生並沒有穿二中的藍白制服。
他穿著灰色帽T、黑色運動褲,個子好像比之前高了幾分,眉眼間的青澀也少了一些,輪廓線條分明鋒利,讓那張臉看起來比之前更加引人注目。
不知是不是燈光昏暗的緣故,他的氣質似乎也沉穩了少許。
冷白修長的手抓著門把,腕骨上那顆小痣被距離和燈光模糊。
周安然大腦一片空白。
陳洛白怎麼來了?
周安然幻想過許多再見到他的場景。
可能是在圖書館、學生餐廳、體育館、某條常走的小路,又或者是某個選修課的教室,她會在不經意間遇到他。
但怎麼也沒想到會是今天。
還是在這麼猝不及防的情況下。
她手裡還抓著學姐塞給她的烏梅罐,卻好像怎麼也抓不到一絲真實感。
不知是哪個學姐的聲音突然響起:「我們校草終於來啦,快進來,你姐剛才出去了。」
門口的男生鬆開門把,像是以前在二中那樣,他似乎完全沒注意到角落裡的她,抬腳往裡面走去。
門在他身後緩緩轉回去,周安然低下頭,看見他在離她不算太遠的位置上坐下。
唱歌的人不知怎麼剛好停下了,另一個學姐的聲音格外清晰地傳了過來:「妳怎麼沒說我們另一個新人就是他啊。」
「妳現在不是知道了嗎?」前一個學姐回她。
「我這段時間常常聽聞你的消息,聽說很難拿到你的聯絡方式。」後面那位學姐像是又轉去跟他說話了,聲音帶著笑,「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榮幸?」
周安然感覺剛塞進嘴裡的這顆烏梅,好像特別酸。
隔了一秒,或者更久,那道久違的聲音終於響起,明明已經有兩年沒聽過他的聲音,卻還是無比熟悉。
「拿到我的聯絡方式算什麼榮幸。」
「那什麼才算榮幸?」那位學姐順著他的話問。
他的聲音多了一點熟悉的散漫:「對國家有所貢獻?」
唱歌的學長像是被他逗笑了,「噗哧」一聲透過麥克風傳出來,格外大聲。
「格局突然被拉大了。」
那位學姐不知是隨口開個玩笑,還是真想要他的聯絡方式。但她也沒糾纏,順著這個臺階漂亮地走下:「學姐就借你吉言了,希望以後能有幸為國家貢獻。」
周安然慢吞吞地把嘴裡那顆烏梅咽下,酸澀漸漸從嘴裡蔓延至心底。
她以為過了兩年,再見到他,她多少能比以前坦然一些,但纏在心上的透明細線始終沒有消失過,而對那些長線的控制權也全在他手上。
這個話題過去,包廂又恢復之前的熱鬧,唱歌的唱歌,聊天的聊天,那道聲音也沒再響起。
就好像和剛才一樣。
但周安然卻覺得四周的空氣都變稀薄,悶得讓人喘不過氣。
包廂其實很寬敞,但再寬敞也有限。
周安然有點怕被他發現,怕看見他發現她後的反應,怕知道他不想見她,更怕他已經完全不記得她。
她有些坐不住。
周安然把手機拿出來,低頭傳了一則訊息給俞冰沁:『學姐,我突然有點急事,能不能先回去?』
俞冰沁沒有立刻回她。
周安然抿抿唇,又伸手戳了戳旁邊的學姐。
周安然往她旁邊靠近一點,把烏梅塞回去給她,壓著聲音跟她說:「學姐,我有點事要先離開,妳等一下幫我跟俞學姐說一聲。」
學姐點點頭:「那妳路上注意安全啊。」
周安然拿著包包起身時,感覺身後像是有目光朝她落過來,不知有沒有一道是屬於他的。
她也不敢回頭看。
從他進門後,她就不敢再往他那邊看。
周安然低著頭,快速走出包廂。
等從KTV走出來,被外面的冷風迎面一吹,周安然突然有點後悔沒再多待幾分鐘。
下次再見他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冷風再次吹來。
周安然才過來一個多月,還沒適應這邊的天氣,南城這時候多半還在穿短袖。
她攏了攏外套,低頭往學校走,心裡卻還想著剛才包廂裡的情景。
不再跟他同處一個房間,周安然的思緒從遲鈍回歸正常,此時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他應該就是俞冰沁口中的另一個新人。
不會彈吉他又很愛挑食的人,原來就是他嗎?
還有他進來的時候,那位學姐說了句什麼話來著?
好像是「你姐剛才出去了」。
中途出去的人只有俞學姐一人,「你姐」指的是俞學姐嗎?他是俞學姐的弟弟?
姓不一樣,那是表弟?
又或者是她聽錯了?
沉浸在這股思緒中,周安然沒發現有一輛摩托車,突然從她身後的巷子裡竄出。
騎電動車的人一手握著龍頭,另一手拿著手機低頭在看,也沒注意到前方有人。
等周安然聽見動靜,轉過頭時,那輛摩托車幾乎要撞上她了。
電光火石的瞬間,有隻溫熱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下一秒,周安然撞進一個氣息清爽的懷抱中,避開了那輛摩托車。
她下意識抬起頭,想道聲謝,還沒來得及開口,就看見一張朝思暮想過千百遍的臉。
周安然倏然愣住,直到陳洛白先出聲。
男生一手握住她的手腕,另一隻手虛扶在她的腰上,聲音有些低:「嚇到了?」
周安然回過神,又像是還在恍神,腦中似乎有一堆問題,又好像只剩下一個,直到聽到自己的聲音,她才發現自己不假思索地問出口了:「你怎麼也出來了?」
「沒什麼。」陳洛白語氣淺淡,說完後鬆開手,拉開距離。
腕間的溫度和鼻間清爽的氣息一瞬遠去,卻又像是仍殘留著些什麼,鼻子和手腕都有輕微的癢意。
周安然想去摸剛才被他碰過的地方,又忍住,她低下頭,不敢再看他,腦子完全是亂的。
那輛摩托車早已走遠。
騎車的人有沒有道歉,她剛才都沒注意。
這是條小路,本來就安靜,一瞬間似乎只剩下風吹和樹葉嘩啦作響的聲音。
大概過了一兩秒,周安然聽見那道熟悉的嗓音再次響起,語氣有些平,像是隨口一問,聽不出情緒,「要回學校?」
周安然腦子裡「嗡」了一聲,亂得更厲害。
他覺得聚會沒意思,所以提前出來,她能理解;他路過看到她有危險,順手幫她一下,她也能理解。
他本來就是很有教養的男生。
但在幫完她之後,怎麼還會主動和她說話?
她那點心思,早在被叫去教務主任辦公室那天,就在他面前暴露得一乾二淨了。
按照他以前的習慣,知道哪個女生喜歡他,只會越發保持距離,不讓對方有一絲多想的可能性。
還是說……
他其實根本沒認出是她,只是剛剛在包廂裡不經意瞥過一眼,認出她也是社團的人,所以才這樣隨口一問?
這樣好像就說得通了。
畢竟她現在的模樣和高中相比,還是有些不同,個子高了一點,頭髮也長了不少,暑假被岑瑜教會如何化妝,今天為了給大家留個好印象,她出門前還抽空化了個淡妝。
畢竟他們當初也沒說過幾句話,是跟陌生人差不多的的普通同學。
他認不出她,再正常不過了。
得出這個答案後,周安然的心像是突然泡在了一汪酸水裡。
可與此同時,在面對他的時候,終於能坦然一點了。可能是因為這已經是她預想中最壞的答案,她也沒什麼好怕的。
周安然點了點頭:「嗯,回學校。」
「我也回學校,一起?」他的語氣聽起來依舊淺淡。
周安然又是一愣,忍不住抬頭看他。
男生站在暗處,大半張臉隱在夜色下,像是在垂眸看她,卻又看不清神情。
周安然倒是看清了面前的小路,路燈昏黃半亮,除了他們之外,就看不見其他人了。
下午過來的時候還是白天,此刻再看,確實有些偏僻。
要不是剛才心裡想著事,沒多想就悶頭過來了,周安然大概也不敢單獨走這條路,可能會選擇繞去熱鬧的大路或者坐車。
所以他才會這樣提議?
周安在收回目光前,留戀又克制地再多看了男生一眼。
男生單手插在口袋,鋒利的輪廓在夜色中模糊,還是能讓人一眼心動的模樣。
兩年過去,他好像變了一些,又好像沒變,依舊是當年那個匆匆跑上樓,看見她差點摔倒,就會順手扶她一把的少年。
還是很好很好、很值得喜歡的人。
即便他不喜歡她。
即便他們的關係已經從叫不出她名字的普通同學、退回到見面後認不出她來的陌生人。
她也不後悔喜歡上他。
從來都沒後悔過。
周安然捨不得拒絕他的提議,朝他點了點頭。
再卑劣地利用一次他的好心吧,等陪他走完這一段路,她就去跟俞學姐申請退社,之後就真的不再打擾他了。
像是驗證了她的猜想,接下來的一路,陳洛白都沒有開口說話。
周安然心裡還是一團亂,走到一半,才想起他前段時間腿受傷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經痊癒了。
有心想問問他,最終還是沒開口。
以她現在的「陌生人」身分來看,好像不適合問他這種問題。
周安然還是第一次跟他一起同行。
應該也是最後一次。
男生身高腿長,個子看起來應該超過一八五公分了,因而即便他好像有刻意照顧她這個「陌生人」,略微放慢腳步,步伐仍比她大了不少,周安然還是有點跟不上,時不時會被他落在後面。
這樣看來,腿傷應該已經沒事了?
周安然跟在他後面仔細觀察了片刻,這才終於放下心。
她其實也挺情願像這樣被他落在後面的。
高中時,雖然知道按照他們的身高來說,位置幾乎不可能被排在一起,但她偶爾也盼著班導能把她排到他後面的位置,這樣她就不用每天找機會回頭看他,可以光明正大地看著他的背影。
今天終於有了像這樣不被打擾的機會。
可惜這段路好短、好短。
很快就到了盡頭。
校門遠遠出現在眼前的時候,周安然停下腳步,看見他們的影子有一瞬重疊在一起。
親密得像是一個虛幻的擁抱。
就到這裡吧。
從小路轉出來的時候,路上的人就多了,再進去校門,他被認出的可能性就會更大。
就算看在他今天又幫了她一次的份上,她都不應該再給他造成任何困擾。
或許是察覺到身後的人沒跟上來,前方的男生也停下腳步,微轉過身,大半張臉仍隱在夜色中,「怎麼了?」
周安然胡亂指了指校門的另一邊:「我要過去幫朋友買點東西,就不跟你一起進去了,謝謝你剛才的幫忙。」說完也不知道為怎麼,很沒出息地酸了鼻子。
周安然勉強忍住這股酸澀,不敢再看他,也沒等他答覆,轉身朝她剛才指的方向走過去。
快走了幾步後,她才想起來,剛剛忘了跟他說再見。
但好像沒什麼再見的機會了。
說好了不再打擾他。
周安然低著頭,又往前走了一步,就聽見陳洛白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
「周安然。」
他聲線沒怎麼變,還是高中偷偷聽過千百次的熟悉。
但這三個字從他口中叫出來,卻好像無比陌生。
從報到那天遇見他到現在,上千個日子裡,周安然還是第一次從他口中聽到自己的名字。
以致於有那麼一瞬間,她都覺得自己是不是幻聽了。
周安然在一片茫然中轉過頭,看見陳洛白還站在原地沒走。
男生單手插在口袋,看見她轉身後,突然朝她大步走過來,最後停在她面前。
「周安然。」他又叫了她一聲。
昏黃路燈下,陳洛白那張在夜色中隱了一整晚的臉,終於清楚地出現在她眼前。
就像那年九月的福利社裡,他站在她面前,很近地看著她,只是此刻臉上沒有帶著那股散漫又莫名勾人心動的笑意。
男生的下顎線條微微繃緊,神情便無端多了幾分專注的意味,那雙眼也顯得格外深邃,像能把人吸進去。
周安然在加快的心跳聲中,聽見他再次開口。
陳洛白將插在口袋裡的那隻手伸出來,黑色的手機在他手裡隨意轉了一圈,半抬起時,腕骨上的那顆小痣在她眼前清晰了一瞬。
「難得在大學又碰上,加個聯絡方式?」

周安然提著四杯奶茶回到宿舍時,大腦都還處於茫然狀態。
她很早就離開了KTV,現在還不到九點,柏靈雲和于欣月都還沒回來,宿舍裡只有謝靜誼一個人在。
周安然走到謝靜誼旁邊,把手上的奶茶放到她桌上:「幫妳們帶了奶茶回來。」
「謝謝然然寶貝。」謝靜誼把手機放下,打開包裝袋,「這瓶奶綠是給我的吧?」
周安然機械地點點頭。
謝靜誼把奶綠從袋子裡拿出來,插了根吸管進去。
周安然也順手拿了另一杯出來,插好吸管,喝進嘴裡後第一時間也沒嘗出是什麼味道。
還是謝靜誼先察覺出不對,她看了周安然杯子的貼紙一眼,一臉疑惑地「咦」了一聲:「然然,妳今天居然喝全糖?妳不是連喝少糖都覺得甜嗎?」
周安然慢了好幾拍,發現嘴裡滿是一股膩人的甜味,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拿到了幫柏靈雲買的烏龍奶蓋。
謝靜誼看她的表情,猜道:「拿錯了?」
周安然點了點頭。
「妳怎麼了?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謝靜誼問她,「而且嘴角還一直彎著,是碰到什麼好事了嗎,怎麼還突然請我們喝奶茶了?」
周安然咬著吸管:「沒什麼,就是,我有一個朋友——」
謝靜誼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我朋友就是我系列,我懂,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
周安然本來想拿剛才的事情問問她的意見,卻沒想到謝靜誼這麼敏銳,她又不好意思問了。
「不是。」她搖搖頭,隨便扯了個理由,「就是我朋友跟我講了個笑話。」
謝靜誼:「什麼笑話?」
周安然只對一個笑話印象深刻:「多啦A夢的世界為什麼一片漆黑?」
「因為『伸手不見五指』嘛。」謝靜誼一臉失望,一副「就這樣?」的表情,「這麼老掉牙的冷笑話,妳也笑這麼開心?還是說——」
她頓了頓,語氣又八卦起來:「還是說……這個冷笑話是某個異性朋友跟妳講的?」
周安然急忙否認:「不是,是我的好姐妹和我講的。」
謝靜誼不信:「真的?」
周安然:「……」
謝靜誼要是追問她為什麼開心,她可能還會露餡兒,但這個冷笑話確實是嚴星茜最先告訴她的。
「真的不是。」
「好吧。」謝靜誼盯著她看了兩秒,「看在奶茶的份上,今天就先放過妳,反正妳有情況的話,也瞞不過我們。」
周安然:「……真的沒有。」
「對了,」謝靜誼像是想起什麼,「你們那個新人會其他樂器嗎?」
周安然見到陳洛白後,大腦到現在還是一片混亂,哪還記得這件事。
「對不起,我忘記幫妳問了。」
「沒事。」謝靜誼無所謂地擺擺手,「也不是什麼急事,我就是隨便八卦一下,妳想到再幫我問吧。」
周安然慢吞吞地喝了口奶茶。
她都拿到他的聯絡方式了,應該會有下一次吧。
周安然喝完這杯甜得發膩的奶茶,時間還不算晚,另外兩個室友還沒回來。
但想到自己今晚不可能有心思看書,周安然就直接拿了東西去洗澡。
洗完澡躺上床後,周安然慢吞吞地打開通訊軟體。
主頁上多了一個新的聊天室。
周安然輕點上去。
其實之前買奶茶的時候,她就已經仔細地看過好幾遍了。
他的頭貼是一個NBA球員的卡通背影照,暱稱是一個大寫的字母C,狀態消息只有一個句號,個人動態完全是空白的。
周安然盯著聊天室那行「C已成為您的好友」的系統提示看了許久,覺得自己好像在做夢。
陳洛白怎麼會記得她的名字?
就算記得她的名字,又怎麼會願意再和她說話?甚至主動加她的聯絡方式。
周安然躺在床上,百思不得其解。
她感覺自己剛才喝的,可能不是一杯甜得發膩的奶茶,而是一大瓶汽水,酸酸甜甜的滋味盈滿胸腔,綿密的小氣泡不停冒上來,然後炸開。
無論如何都無法平靜下來。
周安然退出和他的聊天室,點進和嚴星茜她們四個人的群組。
點開鍵盤的一瞬,她的指尖又停下來。
要怎麼和她們說?
說她今天無意間碰到陳洛白,他還主動加了她的聯絡方式,問問她們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但也可能什麼意思都沒有。
可能真的像他自己說的那樣,難得在大學碰到以前的同學,所以跟她交換個聯絡方式。
告訴她們,反而會讓她們替她擔心,也會讓自己忍不住多想。
還是算了。
周安然又退了聊天室。
細密的小氣泡卻好像還在胸口不停炸開,始終無法平靜。
想了想,周安然最終決定上傳一則貼文。
就當作是紀念。
她挑了一張今天下午出門時隨便拍的花,和剛才幫柏靈雲和于欣月拍的奶茶照。
內文想了半天,最後只寫了短短一小句——
『今天的小幸運。』

商品規格 ·Specification·

尺寸(公分)14.8*21*2.4cm
開本 25
頁數 376

書籍目錄 ·Book Catalogue·

一瓶汽水 今天的小幸運
兩瓶汽水 出於私心
三瓶汽水 萌生醋意
四瓶汽水 彌補遺憾
五瓶汽水 和你的一字一句
六瓶汽水 妳永遠勝過別人
七瓶汽水 親自保護你
八瓶汽水 朋友?女朋友?
九瓶汽水 惦記很久了
十瓶汽水 寶寶,張嘴
十一瓶汽水 二十六號
十二瓶汽水 帶妳私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