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
  • 搜尋
  • 收藏
  • 0 購物

SHARE:

  • 會員限定

檸檬汽水糖(下)

  • 特價活動:2024/02/01-2024/04/14

NT$323

NT$420

  • 作者
    蘇拾五
  • ISBN
    9789865068806
  • 上市時間
    2024-02-07
  • 內容介紹
  • 線上試讀
  • 商品規格
  • 書籍目錄
內容介紹 ·Introduction·

❝ 妳所期盼的,終有一天會成真—— ❞

★ 晉江潛力作家 蘇拾五 治癒愛情力作,收穫無數網友好評!
★ 天資聰穎‧全能學霸 陳洛白 ╳悄悄追愛‧自卑女孩 周安然
★ 你發現了我,你也喜歡我,我青春裡最美好的夢已經實現了。
★ 甜蜜完結,另收錄之後的我們、如果重來超長篇番外!

周安然如願和陳洛白交往後,意外從朋友口中得知陳洛白的祕密,
她以為當初離開二中後,陳洛白便澈底消失在她的生命中,
沒想到他卻用自己的方式,在回應周安然小心翼翼的喜歡。

原來,他早就知道她的心思。
原來,他早就發現她的存在。
原來,所有的愛意都是蓄謀已久……

都怪她的自卑與敏感,讓他們差一點擦肩而過,
幸好在陳洛白規劃的未來中,周安然一直都在。
畢業前夕,陳洛白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周安然,妳願不願意嫁給我?」

線上試讀 ·Trial reading·

給你一顆糖 蓄謀已久

周安然的呼吸間全是他的氣息,可能是眼睛迅速適應了黑暗,男生稜角分明的臉在她眼中又稍微清晰了些,說不出是不是被蠱惑,她不自覺順著他的話問:「什麼壞事?」
陳洛白繼續低頭靠近,最後停在快要親上她,卻又沒真的親到她的距離,手指勾住她的外套拉鍊:「先解釋一下,妳為什麼一整晚都沒傳訊息給我,我再具體考慮一下。」
周安然:「……?」
什麼叫「再具體考慮一下」?
她小聲道:「你也沒傳訊息給我啊。」
陳洛白勾著她拉鍊往下拉,唇幾乎快貼著她的唇,卻始終隔著一點距離:「是誰晚上不肯回公寓的?」
周安然不知道他打算做什麼,房間安靜,一點細碎聲響也清晰,聽得人心尖發顫,她輕著聲和他解釋:「我很久沒見她們了嘛。」
黑暗中,陳洛白像是點了點頭,手指又勾著她的拉鍊往上拉,語氣不悅:「所以就把妳男朋友拋到一邊了,是吧?」
周安然又稍稍有點心虛。
分不清是他這麼要親不親的格外磨人,還是本來就想哄他,她稍稍抬起頭。
兩人唇間最後那點距離終於消失,陳洛白拉拉鍊的動作一頓。
這還是周安然第一次主動親他。
唇貼到他唇上,就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了,心跳快得像是要爆炸。
目光在黑暗中對上他的視線,隱約能看出他看她的眼神比剛才暗了不少。
周安然倏然紅著臉退回來。
下一秒,後頸突然被一隻大手用熟悉的力道扣住。
「周安然。」陳洛白叫她的名字。
「妳是不是親得太敷衍了?」
周安然:「哪有。」
陳洛白重新低頭靠近,熱氣打在她唇上:「我平時是怎麼親妳的?」
他平時是怎麼親她的?好像是先含著她的唇,吻了一會兒,然後舌尖……
周安然的臉突然紅得要爆炸。
陳洛白突然抵著她鼻尖笑了聲,「算了,這已經算是天大的進步了,剩下的我自己來。」
周安然還有些反應不過來,一直維持著要親不親狀態的男生,終於低頭吻了上來。
他這間房好像是套房?周安然其實沒有看得太清楚,因為他開燈的時候,都是一邊扣著她後頸低頭親她,一邊摸索著將房卡插進卡槽。
會覺得是套房,是因為他拉著她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確切地說,是他坐在沙發上,她坐在他腿上,被他繼續扣著後頸親吻。
北方冬天的室內比南方好過許多,南城冬天的室內常常又溼又冷,全靠裹著厚厚的家居服熬過去。此刻房間裡的暖氣十分充足,他們兩個都把外套脫下放在一邊,周安然向來是畏寒體質,卻依舊覺得熱。
時間好像喪失了流速,或者說,她感知不到時間,只能感知到關於他的一切。
他的親吻,他的氣息,他埋在她肩膀上,呼吸不太穩,像是想壓抑什麼,最終又沒能壓抑住。
周安然的手腕被攥住,陳洛白很近地貼在她耳邊,呼吸灼人:「寶寶,幫個忙?」
周安然從來都拒絕不了他,也沒想拒絕他。手背被他灼熱的手心貼著,她自己的手心裡更燙,這下換成周安然把腦袋埋在他肩膀上。
對時間的感知好像又重新回歸,一分一秒都變得格外清晰且磨人。
周安然聽見他的呼吸隨著時間流逝,又重新變得急促,脖頸上有細密的汗,有點像那天剛打完球時的模樣。但又和那天不像,他那天打滿全場,全程沒下去休息過,一直拼到了最後一秒鐘,球賽結束後,他和她說話的聲音也低,像是累得厲害,回公寓的一路上也沒怎麼說話。
但此刻這個人還有心思不停跟她說混帳話:
「臉怎麼又這麼紅?明明被占便宜的是我吧。」
「真的不看一眼?」
「沒有想說的話嗎?」
周安然想起身去洗手,又被他重重扣回懷裡,於是她把腦袋重新埋進他的脖頸間。
「說什麼啊?」
陳洛白幫她揉著手腕:「元松下午說的事,妳不想問我了?」
周安然本來是想趁機問問他的,但被他這麼一胡鬧,就完全把這件事拋到九霄雲外了,他一提醒,她才重新想起來,「想,元松下午想說什麼?」
陳洛白:「他剛開學的時候,偷拍了妳一張照片,被我用一雙球鞋換過來。」
周安然回想了下:「是他腳上那雙嗎?」
陳洛白「嗯」了聲,繼續幫她揉著手腕,剛剛後半段她難得跟他撒嬌了一下,先是紅著臉小聲問還沒好嗎,他笑著問她急什麼,然後她把臉埋在他肩膀上,半天才小聲說手有點酸。
因為他,周安然對球鞋多少有些了解:「他腳上的那雙鞋不便宜吧,換我一張照片不是很虧?」
「哪裡虧了?」陳洛白微垂了垂眼,目光瞥見她那隻細白小手時,喉結又滾了下,「多划算,我那時候很久沒見到妳了,腳也還沒痊癒。」
元松說是剛開學,他也說是腳還沒痊癒,這個時間點已經有點超出她的預計。
周安然正想趁機問一下他到底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她的,就感覺他指尖往下一滑,輕輕捏了捏她的手心,剛才的某些記憶瞬間閃回腦海中。
周安然臉一熱,在他懷裡掙扎了下:「我還是先去洗個手吧。」
「洗什麼——」男生頓了頓,他耳朵其實還有點紅,像是仍有著幾分少年的青澀感,偏偏眉眼間的笑意又格外混帳,說的話也混帳,甚至還用剛剛捏過她手心的手,又捏了捏她的臉,「不是都幫妳擦過了嗎?」
周安然:「……」
感覺就像是間接接觸再接觸似的,周安然的臉突然燙得像發燒。
某個混蛋越發笑得不行,變本加厲地又拿那隻手捏了捏她臉頰:「剛才看都沒看就害羞這樣,以後怎麼辦?」
  周安然:「?」
  什麼以後?
周安然:「……我要下去睡覺了。」
「好了。」陳洛白又把人壓回懷裡,安撫似地親了親她的耳朵,「不逗妳了,還有話跟妳說。」
周安然又靠回他懷裡:「什麼話啊?」
陳洛白沉默了一下,等周安然以為他還在逗她時,他才緩聲開口:「宗凱說,想親口跟妳道個歉。」
周安然乍一聽見這個名字還愣了下,隔了幾秒才抬起頭回話:「你跟他還有聯絡?」
「沒有。」陳洛白重新開始幫她揉手腕,「他今天看見湯建銳他們傳的聚會照片,所以特地聯絡我。想聽他道歉嗎?」
周安然想了一下,還是對著他搖了搖頭,「我不太想原諒他。」
不管當初她家兩位家長決定搬家,有沒有另外的原因左右,導火線都是那封「情書」。因為那封情書,她和最好的朋友分開,搬去陌生的城市,轉去陌生的學校。
要不是因為岑瑜,她很難想像剛轉學的那段日子有多難熬。要不是他那天站出來承認,說情書是他寫的,將她從泥濘裡拉出來,她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忘記那種被人懷疑,卻又百口莫辯的情境。
可宗凱當初畢竟是除了祝燃之外,和他關係最好的朋友。周安然攥了攥他的T恤布料,多少有點不安地問:「你會不會覺得我有點小氣?」
「那正好。」
周安然:「?」
陳洛白又很輕地碰了碰她臉頰:「正好我也挺小氣的,到現在都還沒原諒他。」
周安然稍稍鬆了口氣,又問他:「他當初為什麼會覺得,把那封信放進我課本裡,殷宜真就會對你死心啊?只是因為你在福利社請我喝了瓶飲料嗎?」
這件事她一直困惑到現在。
陳洛白垂眸,定定地望著她:「妳到現在還不明白嗎?」
周安然有點茫然:「明白什麼?」
陳洛白空著的那隻手勾了勾她垂在一側的頭髮,動作有點漫不經心,語氣卻是認真的:「他那天看到是妳送藥給我,猜妳可能喜歡我,所以把信塞到妳的英文課本裡,想著萬一沒被別人看見,妳可能會被這封信促使著再對我做點什麼。」
周安然:「那如果被人看見了呢?」
「如果被人看見,他知道我一定會護著妳。」陳洛白頓了頓,抬手撫著她的臉頰,「因為他比我更早看出來,我那時候已經對妳有點好感了。」
周安然想過他可能會比她預想中還要更早地、因為某個她還沒想出來的契機喜歡上她,但從沒想過會這麼早。
她大腦一片茫然:「你說什麼?」
「這麼驚訝做什麼?妳高中不是一直在偷偷關注我?妳見過我逗其他女生,見過我主動請其他女生喝飲料嗎?」
陳洛白見她一雙漂亮的眼睛睜圓,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忍不住又捏了捏她的臉,「不是告訴過妳嗎,我惦記妳很久了。」

盛曉雯習慣不到早上六點就起來練口說,生理時鐘比鬧鐘還準時,雖然前天晚上聊到快一點才睡著,這天早上依舊五點多就醒過來了。
半夢半醒間,盛曉雯想起昨天出來聚會,今天不在學校,於是又迷迷糊糊地閉上眼,只是視線朦朧間,依稀看到原本該是周安然睡的位置是空的。
她還睏得厲害,也沒多想,只當她是起床去洗手間,眼皮再次沉沉地闔上。
盛曉雯再醒過來時,已經快要早上九點。張舒嫻和嚴星茜還睡得正香,但周安然睡的位置依舊是空的。
盛曉雯感覺到不對,她起身去洗手間打了七八通電話給周安然,都沒人接。她莫名擔心起來,從通訊錄裡翻出昨天剛新增的祝燃的手機號碼,撥過去。
鈴聲響了幾十秒後才接通,盛曉雯從他那裡問到了陳洛白的號碼。
撥過去後,這次只響了幾秒,那邊就有了反應——直接掛斷了。
盛曉雯又打過去,又被掛了,打到第三遍,那邊才接通,聲音壓得很低,卻依舊能聽出對方的情緒有點暴躁。
畢竟在同一間學校待了三年,還同班過一年,盛曉雯對他多少有點了解。陳洛白雖然會跟女生保持距離,但從行為上能看出教養很好,她還從未聽過他語氣這麼不耐煩。
「有事說事。」
盛曉雯隱約想起周安然好像說過他有起床氣,也不敢廢話:「我是盛曉雯,然然不在我們房間,電話也打不通,你知道她在哪裡嗎?」
「然然」兩個字像是某種安撫劑似的,再開口時,陳洛白的聲音中全沒了剛才那股暴躁,又恢復成平日的散漫:「她在我懷裡睡覺。」
盛曉雯:「對不起,打擾了!」

周安然接近十一點才醒,中途依稀感覺陳洛白像是接過電話,她那時睏得厲害,也沒聽清楚,只感覺他掛斷後好像很輕地親了親她,哄她繼續睡。
她的漱洗用品全在樓下房間,只能下去漱洗。進房間時,裡面三個女生都坐在床頭看著電視,各自動作不同,嚴星茜正在吃洋芋片,盛曉雯拿著手機,張舒嫻在敷面膜。
周安然打開房門一進去,裡面的三個人像是被按下了暫停鍵似的,動作瞬間停下。下一秒,按下播放鍵,三個人又恢復動作,但是很統一地,齊齊朝她這邊望過來。
周安然被她們看得臉熱,指了指廁所:「我先去漱洗。」
沒人開口說話,周安然快步往房間裡面走去。
她的包包還放在裡面的書桌上,經過床邊的時候,盛曉雯不緊不慢地開口道:「咳……那什麼,有做安全措施吧?」
周安然:「……?」
她反應過來,倏然紅著臉重重搖頭。
嚴星茜差點沒拿穩洋芋片,從床上跳下來,連拖鞋都來不及穿:「沒做措施?」
她飆出了句髒話,「靠,我他媽還以為陳洛白是個好人。」
張舒嫻也把面膜撕掉,下了床,語氣緊張:「沒那什麼吧,妳這個學生物的人,怎麼也不懂根本沒有所謂的安全期。」
「就算沒那什麼也不保險。」盛曉雯皺眉,「我先去幫妳買藥。」
周安然的心情瞬間有點複雜,又有點好笑,更多的是滿滿的感動,連忙搖搖頭:「不是,我的意思是沒做。」
「啊?」盛曉雯鬆了好大一口氣,「沒做的話,妳臉紅成這樣做什麼?嚇死我了。」
周安然:「……」
她不好意思解釋得太仔細:「也不是什麼都沒做,反正離做什麼措施還差得遠。」
另外兩個也鬆了口氣。
知道她臉皮薄,幾個人也沒多問這件事。但周安然下來前已經聽陳洛白說了,電話是盛曉雯打過去的,本來就有點愧疚,想跟她解釋一下,只是剛才被這三個人盯得有些不好意思。
「我也不是故意不告訴妳們我不回來睡,我昨晚本來是想回來睡的,但是——」
張舒嫻剛才怕她不好意思沒好打趣她,此刻見她主動開口,八卦地衝她眨眨眼:「但是什麼?」
「但是——」周安然頓了頓,還是覺得有點難以置信,「他昨晚跟我說,他高中就有點喜歡我了。」
「什麼?他高中就喜歡妳了?」嚴星茜的洋芋片真的掉了。

這天大家本來約好上午先去逛A大,中午再一起吃頓飯,結果最後去逛A大的只有從學校趕過來的董辰,還有早早爬起來的湯建銳和黃書傑,以及當他們「導遊」的賀明宇。
到中午吃飯時間,一群高中老同學才又聚到一起。等上菜的時候,湯建銳抱怨道:「你們是怎麼回事?不是說好今天一起去逛A大嗎,結果就我們幾個去了?」
嚴星茜幾人其實九點多就醒了。
沒去逛A大,是因為知道周安然臉皮薄,如果只有她和陳洛白沒去,其他人多半能猜出點什麼,就決定留下幫她當掩護,反正嚴星茜和盛曉雯早就逛過,張舒嫻以後肯定還會再來。
此刻盛曉雯隨口扯道:「這不是昨天聊晚了,起不來嘛。」
湯建銳又看向陳洛白:「洛哥,你怎麼也沒來?昨天不是說好要當我們的導遊嗎?你也起不來?」
陳洛白瞥了旁邊低頭不看她的女生一眼,倒了杯溫水推到她面前:「是啊。」
祝燃是在早上接到盛曉雯的電話的,但看在某人表姐的份上,也沒揭穿他。
湯建銳完全不知情,又好奇問:「你昨晚不是跟我們玩遊戲還沒玩到一點,就回自己的房間去了嗎,怎麼還起不來?」
陳洛白垂在桌下的手握住旁邊女生的手,語氣聽起來懶洋洋的:「這不是……回去補了份作業了嗎?」
周安然:「……」
他補哪門子的作業!
「下次過來再當你們的導遊。」陳洛白隨手捏著她的指尖玩,「這頓還是我請。」
吃完飯又聊了片刻,一群人才出了包廂。
董辰不小心把東西忘在賀明宇的宿舍,跟他折返回學校拿。周安然跟陳洛白送其他人去搭火車。
到了火車站門口,周安然把剛才吃飯前去買的零食塞到張舒嫻手裡,又幫她理了理被風吹亂的外套領口。
張舒嫻有點捨不得走,伸手抱住她:「然然,早點搬回來住吧,不然現在見妳一面好難。」
周安然很輕地「嗯」了聲,又說:「我們家今年可能會回南城過年,就算不回去過年,我也會去茜茜家住幾天的。」
「那就好。」張舒嫻又抱了她幾秒才鬆手,「那我走啦。」
周安然點點頭:「路上注意安全,到了再傳訊息給我。」
湯建銳就站旁邊,笑道:「大嫂妳放心,我跟老黃保證幫妳把人送回她校門口去。」
周安然聽見「大嫂」這個稱呼,多少還是有點不習慣,耳朵微微熱了下,又衝湯建銳兩人笑了笑,「謝謝你們了。」
男生告別時倒不像女生一樣親暱,黃書傑和湯建銳只是隨便朝陳洛白揮了揮手,「洛哥,我們走了啊,寒假見。」
陳洛白一手插在口袋裡,另一隻手搭上旁邊女生肩膀,把人拉回自己懷裡:「寒假見。」
周安然又跟嚴星茜和盛曉雯兩人告別,隨即看著他們一群人轉身下樓,身影慢慢消失在視線中。
陳洛白見她遲遲不動也不說話,勾著腰把人澈底抱進懷裡,垂眸看著她:「捨不得?」
周安然點點頭。她不是太喜歡熱鬧的人,但送走朋友還是覺得難過且空落落的,她反手抱住男生的腰身:「我從小學開始就天天和茜茜一起上學,高一的時候,我們兩個差不多也是每天和曉雯、舒嫻她們一起吃飯。」
那時候總盼著趕快熬過高中,趕快長大成人。但現在真的長大成年,朋友卻無法時時陪在身邊。
陳洛白突然開口:「我不是說了嗎。」
周安然抬起頭:「什麼?」
陳洛白幫她把被風吹亂的頭髮掛回耳後,聲音微低,「我會一直陪妳,她們永遠都會是妳最好的朋友。」

商品規格 ·Specification·

尺寸(公分)14.8*21*2.56cm
開本 25
頁數 400

書籍目錄 ·Book Catalogue·

給你一顆糖 蓄謀已久
給你兩顆糖 屬於我的那道光
給你三顆糖 一敗塗地
糖果罐     永遠喜歡你
番外一     之後的我們
番外二     如果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