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專區

訂閱電子報

::最新消息

【好書試閱】音樂作家徐良《請在嗶聲後留言》〈風雨裡的陽光〉發表日期: 2017-03-08

最會說故事的音樂人
徐良首部創作短篇集,
微博圖書榜連續三月前三名的超高人氣記錄!
 
         給所有不忘初心的人最真誠的愛意,在這20個故事中找到你自己。


20個刻骨銘心的愛情故事,在喧鬧的城市中,
難以入眠的凌晨,安安靜靜地撞進心裡,打動淚腺。
有深厚音樂底蘊徐良,將我們耳熟能詳的歌詞融入故事中,令人會心一笑。

 
  當你想哭還是想笑的時候,隨便翻一篇都可以,這是一本能讓所有面無表情的人都為之動容的短篇作品集。
  在你難過的時候,這本書會給你帶來一點溫暖,驅走孤單,無論日出還是傍晚,無論相遇還是走散。喜怒哀樂,我們一人一半。
 
  徐良拿著筆,背著吉他,穿梭於每一場刻骨銘心的故事,讀了讓你又溫暖,又心疼,無法忘懷人們最真誠的愛意……走過花甲,踏過珠黃,總會到達一如既往的笑容。

「幸福是一條單行道,不需要改道或停留,只管邁出最傻氣的步伐就好,信號燈遲早會變成綠色,雍堵遲早會暢通,如果是早晚都尖峰,那就再等等。」──徐良


 

近千名讀者五顆星感動好評! 


「很暖心,又帶著一點痛,這些故事,彷彿就是每個人的青春。」
 
「徐良在書中用搞笑的排比句講述了一個個感動大家的故事,情緒拿捏得很準,不多不少,正好戳中我們的笑點與心中角落裡的憂傷。」
 
「真是喜歡得不得了……徐良的文筆很細膩,每一字一句都穿透人心。一本好書,再配上一杯下午茶。喜怒哀樂,我們一人一半。」
 
「徐良出書讓我很驚訝,所以看了一點,故事讓我有些觸動。終於知道《犯賤》開頭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了,每個人都有一個曾經。」
 
「一本對我來說很治癒的書,一些讓人感觸很深的故事。」

 
 

內容試閱〈風雨裡的陽光〉

我見過用太陽來看幾點的,沒見過看週幾的。
她說我是在看「101」啦,上面有一盞燈,對應彩虹的顏色,黃色就是週三。
她身上存在著我見過卻又沒見過的單純。
有些人,活著就是一件藝術品。
還剩三天,還剩兩天,還剩一天,她馬上就能和男朋友團圓,沒有絲毫的質疑。
我開始擔心故事的結局。

 
第一次去臺北的時候乾脆就住在了通化夜市。
我的心願是住在一口金酥臭豆腐旁邊,但無奈住在了派克雞排旁邊,我啃著雞排流著淚,媽的熱量高就別做得爆炸好吃,有點社會責任感行不行?
每天鎖在屋子裡寫歌,其實跟在大陸沒什麼區別,唯一的福利便是中午出門覓食的過程。朋友說臺北的街邊店你就把眼睛蒙上,一通亂摸,摸到哪家吃哪家,家家好吃。我沒敢摸。
出門右手邊是一家麵包店,沒有客人,我走進店門,一個笑起來很好看的臺灣女孩迎過來,歡迎光臨。我向她說明了我的來意,想買一些比較有臺灣特色的食物給同行的大陸朋友吃。
你做的麵包好吃嗎?我問。
不好吃,她說。
哦,我說,太謙虛了,給我來幾個吧。不賣,她說。
哦,那這個點心呢?我說。
什麼都不賣,她說。
我不敢聲張,心想他妹的,當地購物就這個風俗?買個麵包像求婚一樣。
我剛打算下跪,女孩開口了,你要帶給大陸的朋友吃,買點好吃的才行,別買我家的麵包了,不好吃,她說。
 
我剛要感動於臺灣人民的淳樸就已經被她拽出了店門,圍裙都沒摘就開始帶我逛街。
有多少預算?她問。
一千台幣左右,我說。
鴨血豆腐、鹽酥雞、烤香腸、鳳梨酥,大大小小幫我兜了一堆,一千台幣用完,她還借了我三百塊,我連連作揖保證明天一定把錢送來。
回去之後同事們吃炸了,說以後不是徐良買的午飯臣妾們就不吃了。
第二天我去還錢,順道買了幾塊鳳梨酥給她送去,她看到鳳梨酥開心得像個孩子。
我突然意識到事情不對,給人家臺灣人送鳳梨酥?相當於有人給我送山東大蔥,我的反應是誰送的大蔥就把大蔥插到誰鼻孔裡去。
可她已經開始吃了,呼哧呼哧的,全無少女情懷,吃得像個難民,完事嘬嘬手指頭。
我說昨天她選的午餐大受好評,同事們讚不絕口,今天我就以昨天的為基礎再去買一些新花樣就好。
女孩從椅子上彈起來,又拽著我走了,把麵包店扔在風裡。
我多次表示不必如此,這樣給她添太多麻煩。她說怎麼會呢,舉手之勞,然後她舉起了右手,攔了一輛計程車。
先生,林東芳牛肉麵。我糊裡糊塗踏上了征途。
 
臺灣是熱帶加亞熱帶地區,所以很熱,計程車裡的冷氣開得像冰箱一樣,深入骨髓,感覺自己變得很新鮮了呢。另外,這裡的司機一般稱作先生,如果叫師父的話他會感到很奇怪,畢竟他沒收過你這個徒弟。
很多先生都有自己的車上興趣。有一個先生對我說他的興趣是上網聽人家唱歌,車上裝了一台小小的電腦,軟體裡有人在唱歌,就跟內地的直播平臺差不多。他開著車說,好耶,到我了,然後順手從換擋器那裡拿起一支麥克風唱了起來,一路上單手駕車,急急拐。我在後座上左搖右擺,念經祈禱。
話說回牛肉麵,我和女孩排了一會兒隊,買到了林東芳牛肉麵。為了表示感謝,我請她吃麵,我們倆堂食,同事們外帶。
女孩呼哧呼哧地吃,蔥花、紅油,牛肉麵的材料從她臉上基本都找得出來,吃得仍然像個難民。
在臺北的日子裡,我幾乎每天都會去女孩的麵包店,一次斗膽嘗了女孩做的麵包,說不上好吃,但也並沒有難吃。
她說之前不是這樣的,顧客超多,麵包超好吃,是她男朋友做的。
你男朋友呢?我問。
我們分手了,她說。
 
太好了,那我們去逛夜市吧,我說。
我們還剩十三天就要復合了,她說。
我心中萬馬奔騰,馬蹄子差點從嘴裡伸出來,她說他們說好了,只分開一百天,就
快要復合了。
最終我收買了女孩陪我逛夜市,代價是請她去按腳,按腳店的老闆娘說我們只剩兩個技師了。兩個技師往我面前一站,沒想到就是天堂和地獄的抉擇。
左邊的女技師花容月貌,我一度懷疑他們店裡是聘請了平面模特來按腳。
右邊的男技師兇神惡煞,黑色緊身背心,右胳膊上文了一條長長的蜈蚣,蜈蚣上有一條歷史悠久的刀疤。女孩看看我,怎麼辦?
我突然特別想家,一咬牙,一跺腳,腳跺得太使勁兒差點尿出來:那就麻煩大哥了。
結果沒想到大哥一上手,讓人如癡如醉,手法極其精到。
老闆娘說算你運氣好,平時蜈蚣哥都要預約的,今天讓你趕上了。
按完腳去了一家咖啡店。店裡的天花板是純玻璃質地,小雨打在天花板上,格棱格棱地響,潮濕的空氣裡散播著古典音樂。認識女孩的第四天,氣氛終於文藝起來了。
女孩的側臉轉向左邊,看著雨,像是被細心雕琢的玉像,晶瑩剔透。
你和男友為什麼分手?我問。
 
你想知道?女孩看看我。
臺北的冬季連天是雨,在一件單衣就可以度過的冬季裡,故事不停地發生、延續,滿街都是忘了帶走的開始與結局。
女孩講了一個文藝的故事。
那段時間她一直在吃減肥藥,在戀愛紀念日的那一天,她和男友都太開心,喝了很多酒,雙雙喝醉,在溫暖的被窩裡相擁而眠。
早上的鬧鐘響起,女孩醒來,發現自己拉褲子了!而且床單、被子、男友的身上都受到了濺射傷害,眼下的殘局是怎麼也敷衍不過去了。
於是她輕輕地推醒男友,用臺灣女生獨有的嬌嗲對男友說,那個吭,人家,人家可以拉一點在床上嗎?
然後男友就走了。
我喝下一口咖啡。女孩的眼淚滑落,側臉仍在看著雨,多麼傷感的故事。
別傷心了,我說,他一定很愛你。
嗯,女孩點點頭。
嗯,他沒打死你,一定是因為愛你。
接下來的幾天都伴隨著男友歸來倒計時。我問她,今天星期幾?她說你等等啊,然
 
後抬起頭看了看太陽的方位,說星期三。
我見過用太陽來看幾點的,沒見過看週幾的。她說我是在看「101」啦,上面有一盞燈,對應彩虹的顏色,黃色就是週三。
她身上存在著我見過卻又沒見過的單純。有些人,活著就是一件藝術品。
還剩三天,還剩兩天,還剩一天,她馬上就能和男朋友團圓,沒有絲毫的質疑。我開始擔心故事的結局。
終於到了那天,我坐在店裡陪她,看看表已經二十三點四十五分,第一百天馬上就要過去。
我說,也許他是數錯了,誰定的一百天啊,一百天多難數啊,應該說三個月後的三八婦女節我來找你,簡單明瞭。
她哈哈地笑著,笑著笑著就笑過了零點。
我要離開臺北了,她專程跑來送我,那個笑不離身的女孩再也沒能笑出來,只是畫下一張簡單的微笑,貼在臉上。臨走的時候她送給了我很多麵包,她說雖說不好吃,但也是她的一片心意,吃了就不會忘記她。
下一次來臺北開演唱會吧,坐滿小巨蛋,把最好的票留給我!她擠出最後一個笑容,消失在我的視線中。
 
臺北的雨季很美,美到每一彎跌宕,美到每一寸波瀾,雨下到左心房,劈啪作響。撐開傘,可以忠孝東路走九遍。
細數著我們曾在哪裡擦肩,曾在哪裡並肩,曾一個在後一個在前,從遠遠的天邊望下,我撐開傘,變成一朵小傘花,請你找到我,不要忘了拿。
回到北京很快被工作堆滿,一忙就是半年,專輯的宣傳期過去才算鬆了一口氣。一個朋友說要去臺北,問我有沒有需要帶的東西,我想了想說,幫我從通化夜市那個麵包店帶幾個麵包回來吧。
過了幾天,同事把麵包遞給我,我撕開來吃了一塊。
 
嗯!超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