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專區

訂閱電子報

::經典書目

國王的人馬發表日期: 2015-01-09
國王的人馬稱為經典文學,不只因為作家桂冠詩人的身分,憑藉詩、小說雙料成為諾貝爾文學獎得獎作品,2014年紐約時報年度100本必讀的書目,更因為他的故事翻拍成電影兩次,書中佳句俯拾即是,常受到後人引用。所以若歸類為政治小說,只注重人物精彩的角色側寫,其實會對不起這本經典文學。
 
《國王的人馬》原文書名All the King’s Men出自美國童謠《Humpty Dumpty》:Humpty Dumpty sat on a wall, Humpty Dumpty had a great fall, All the King's horses and all the King's men couldn't put Humpty together again.“ 亨普帝•登普帝坐在牆上頭,亨普帝•登普帝摔了個大跟頭,所有國王的馬啊、所有國王的人,都再也無法湊回亨普帝。小說中,威利就如同“摔了個跟頭”的亨普帝,而他身邊包括傑克在內的“所有國王人馬”,在華倫筆下呈現出一個政客群像,他們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在政治鬥爭中沉淪,他們無法重新拼湊曾有的歷史。
(相似觀點詳見豆瓣讀書-故壘書評
 
男主角威利出差到芝加哥偷腥回來的場面,政客都常有的「有了權勢就換女人」的話題,在作家的妙筆下是如此評論:他總是浪子回頭。世界上到處都是穿冰鞋的婊子,儘管有些不穿冰鞋。有些人穿草裙,有些打字,有些收存衣帽,還有些是議員夫人。但他總是會回心轉意的。當然不一定受到熱烈的永報和溫柔的微笑。有時候是像北極冬夜一樣的冷漠。有時候像九級地震似的天翻地覆。還有些時候是一個經心挑選的名詞。譬如說,有一次老闆和我到北部去辦件小事,我們回來的當天下午便去了州議會大廈。走進大廈,看見莎蒂(主角原來的情婦)站在富麗堂皇的大廳裡,宏偉的青銅穹頂下。我們越走越近。她等著,等我們走到面前便乾脆且直接了當地說了兩個字:「畜生」。清楚明白指出政客的情婦有多種面貌、萬種風情,畜生也常是最後政客從情婦處能得到的標籤。

閱讀《國王的人馬》有多種樂趣:觀人的樂趣、官場現形記的樂趣,還有這一切爭奪到最後,究竟獲得多少又失去多少的省思。